【朝菊】X'mas card

•來自本家漫畫的梗 相互理解ショク
•互相寄對方聖誕賀卡…實在太可愛了w
•總之...就只是妄想而已


↓↓↓↓


其实在收到本田菊寄来的圣诞贺卡之前,亚瑟是有想过要不要给对方寄去贺卡的。但是想归想,实际行动又是另一回事了。其实心里非常想给对方写卡片却怎么都拉不下脸来实践的傲娇英伦绅士,在百般纠结后换来的结果就是: 到平安夜了他还是没写成卡片。


找了一堆借口做了一番心理安慰好让自己不要再去在意贺卡的事,然后平安夜也就这么晃过去了。结果翌日的圣诞节当天早上他就收到了来自菊的圣诞贺卡,前天夜里做的心理安慰完全失去了作用,他反而变得更在意了。


菊寄过来的贺卡是手绘的,用来当作贺卡的纸片材质似乎不错,至少摸上去很光滑。圣诞贺卡的其中一面被画上了一个穿着和服的女性,那画风有点像他家那里很出名的「浮世绘」,虽然他更想腹诽这幅女性的画像和圣诞节有何关系。


比起那幅女性的画,他还是比较在意上面写的字。对方的字大概是写得挺好的,即使用的是他不太惯用的英文。字母一个一个地非常端正的被书写在纸面上,除去一些英文语法上的小错误和个别拼错的单词,他的字给人感觉很清秀舒服。而且端正的字体代表他写的时候一定是很用心的,想到这里亚瑟不禁觉得有点开心。


上面写的多半就是一些圣诞节时常见的祝福语,除去这些大概就是说听说伦敦冬天很冷,让他注意身体什么的。纵使那听起来很像在被自己的母亲叮嘱身体问题,可是被人关心的感觉真是不错的,意识到还有人关心自己的绅士先生表示人果然还是需要朋友的。


尽管那不过就是一张圣诞贺卡而已,但不知怎么的,亚瑟几乎能想象到菊写这张卡片时的情景: 穿着深色和服的纤瘦的东方男子,一边窝在温暖的被炉里一边趴伏在茶几上拿着笔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着并不熟练的英文。他甚至还仿佛能看到对方乌黑如濡羽般的顺滑的头发,从宽大的和服袖口露出的执笔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以及写字时异常认真的眼神。那样子……


「真是太可爱了。」


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却让亚瑟自己怔住了。可爱?他为什么会觉得菊很可爱?虽然他的确长了一张可以骗过所有人的娃娃脸……完全不认为自己会觉得同性可爱的某傲娇绅士在此时此刻开始深度怀疑起自己的性取向是不是不正常了。


↓↓Side Kiku↓↓


在圣诞节过去的第三天早上菊收到了来自英国伦敦的一张圣诞贺卡。他当然知道那是那个金发碧眼的朋友当做回信寄过来的卡片。


他听说过伦敦在外面卖的贺卡也很好看。不过这张显然也是和他寄出去的一张一样是纯手写的。里面也同样附上了一张占据了贺卡半张纸面的手绘插图,不过那上面画的怎么看都像是穿着和服的自己。不管怎么说,他画得还是不错的。


大概是因为他自己是写了英文寄过去的原因,对方也用日文写的贺卡。尽管他知道亚瑟写英文时的花体字十分漂亮,但是像日文这种不属于印欧语系的语言,写出来就变得歪歪扭扭的。尤其是他避开对于西方人来说太过于难书写的汉字,你知道的,一段通篇用平假名的文字看起来是很辛苦的。


“噗,亚瑟先生真是的。”
明明没必要这么较真的特意用日文写贺卡也是可以的。不过对于对方那种认真对待的态度,他还是感到很高兴的。


不过下次还是再提醒他一下好了,男性穿和服时是左前襟朝外呢。


END


啊變得有點雙箭頭的感覺www
但是我覺得這樣的兩人超級可愛,笨拙地用對方家裡的語言寫賀卡給對方。然後我只是想說,亞瑟其實是知道男生穿和服都是左前襟朝外的,沒錯他就是故意的ww

评论

热度(20)